LUCIEN▼

CreepppyCherry:

组成一个超级英雄联盟需要什么?
总结的很到位哈哈哈
另外: 还有突出种族平衡的黑人高达(来自微博热评233)
图源见水印!

Happy Birthday to the world's finest Sebastian Stan!!!

Rust(6)

https://m.weibo.cn/5984129191/4140082133255044

Seb的生贺图还没画完嘤嘤

肉写的不好,,Ծ^Ծ,,,但是凑合能看啦😂

感觉也挺像盾冬的。NYPD警官桃和咖啡店侍者包( =①ω①=)
算是提前Seb的生贺吧😂

Rust

湖的名字和Chris的童年经历是编的(〃′o`)(〃′o`)

(5)

Sebastian坐在副驾驶座,给自己绑好安全带,Chris还沉浸在惊讶中,他看着Sebastian,他好看的绿眼睛,他微微垂下的发丝,他的脖子,他的锁骨,Chris想要啃咬它,并且一路向下。他突然知道要带Sebastian去哪了,他也知道他要如何定义他们的关系,如何面对自己内心的情感,仿佛一切都是顺其自然,没有犹豫也没有退缩。

“Seb,你可以先睡一下,路程可能有些远。”Chris系好安全带,发动了车。

“去哪里?”Sebastian发问。

“Oh,相信我,人少的地方,并且很安静。”Chris的嘴角上翘,眼里充满期待。Sebastian好奇起来,人少、安静,怎么样听起来都不太有趣,除非……他突然想到很火辣的画面,然后耳根泛红。

“想什么呢?”Chris开着车,用余光看向Sebastian,而对方突然侧过身子不去看他,声音很小的说:“我先睡一下。”Chris挑眉,“如你所愿。”然后他们都没讲话,Sebastian也没睡着,他瞪着大大的眼睛,看着车窗外橙黄的灯光,好像流光一样不真实,就像现在,他在Chris的车里,他们将要去某个未知的地方,他们很可能亲吻,拥抱对方,拥有彼此。

路灯越来越少,天空黑的很快,如果不是坐在Chris车上,Sebastian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绑架了。刚刚他还能记得一些路,但现在的路完完全全的陌生了,整段路上只有他们一辆车,两侧是在夜色里有些诡秘的树林,车灯照亮了前方的路。

Sebastian觉得莫名的安心,他撇了一眼Chris,对方在专心的开车,他的眼神很专注,嘴唇紧闭,喉结上下滚动,手指骨节蜷曲,青筋突起。车内比较温暖,Chris敞开的大衣内,露出一部分锁骨,Sebastian觉得他现在该死的性感,他想让Chris停车,然后自己跨坐在他身上,吻光所有的氧气。

“我们到了。”Chris说。他下了车,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帐篷和一瓶威士忌。

“看来你真的是有所准备啊。”Sebastian接过Chris递过来的酒。

“帐篷一直都在后备箱里,酒是路上买的,如果你刚刚拒绝了我,你知道的,还可以借酒消愁嘛。”Chris笑着提起帐篷,示意Sebastian跟着他。

穿过树林后,他们来到了一个湖边。湖面很平静,倒映着月光与树林,有点清冷。夜晚气温骤降,再加上是湖边,Sebastian似乎能看见从自己鼻子里冒出来的热气,他的鼻尖冻红了,指节突出的地方也泛红,他握着威士忌裹紧了自己的衣服。

“Chris,这是什么地方?”Sebastian坐在地上,看着Chris忙着找干草和树枝,只是地面太潮湿了,花了好一会功夫。

“Well,我叫他蓝鼻子湖,”Chris掏出了打火机,试图点燃干草,“小时候,我父亲带我来这里,他教我打猎和钓鱼。哈哈,然后家里多了弟弟妹妹,老爷子也就没精力带我来了,猎枪没上油也生锈了。后来有一天,我的狗,蓝鼻子死了,我把它葬在这里。”干草燃烧了起来,Chris鼓着腮帮子吹气,火势慢慢变大了。

“哦,抱歉听到这个。”Sebastian咬开了威士忌的盖子,喝了一口然后递给了Chris。他发现讲到家人的时候,Chris的神情特别温柔,他就是这样温柔又善良的人,浪漫的无可救药。

“没什么,能和你一起来这里,简直不可思议。”Chris喝了一口酒,将酒瓶放在脚边,伸手靠近火焰,让自己温暖起来。他注意到了Sebastian红红的鼻尖,甚至想轻轻的咬一口,然后他脱下自己的衣服,递给了Sebastian。对方没有推辞,因为Sebastian是真的很怕冷,他裹紧了Chris的衣服,属于Chris的气味包围了他,淡淡的洗衣粉味和古龙水的味道。

他们聊了很多,喝了几口威士忌,月光下,Chris的眼珠是灰蓝的,多了几分深沉和悲伤。Sebastian没有提为什么他拒绝Chris,又答应他,因为他自己也没有准确的答案,他们就这样谈了很久,直到夜深。
Chris很熟练的搭好帐篷,铺好床垫和被子,“不介意和我挤一晚吧?”Chris回头笑着看Sebastian,对方歪着头,撇撇嘴回答:“当然不会。”
Chris先躺了进去,只穿着T恤和内裤,还好被子不算太薄,Chris又喝了不少威士忌。Sebastian踩灭了篝火,钻进了帐篷。

他们背对背睡着,Chris的体温很高,Sebastian不由自主的靠近了Chris,直到听见了对方平稳的鼻息,自己还毫无睡意。他悄悄的翻身,胸膛贴着Chris的背。他甚至想抱住Chris,他那么温暖又美好。

Sebastian开始思考这一天,他是个喜欢规划的人,生活中充斥着大大小小的计划,按部就班的执行一切,偶尔会与朋友聚会和参加派对。但是今天太出格了,他和Chris,在湖边,在帐篷里,他的规划里从来没有这一项,规规矩矩的一日三餐加上工作才是他的生活。但是,管他的,一晚,就这个出格的一晚。

Chris突然转过身,手不安分的环上Sebastian的腰,将他搂的紧紧的,贴近了Sebastian的耳朵,小声的说:“我知道你没有睡。”热气喷洒在Sebastian的脖颈上。Chris的手滑到Sebastian的内裤边缘,他闭着眼好像在自言自语但吐词清晰:

“别拒绝我好吗。别离开我。”

Rust

甜起来了,真的,,,

(4)

   
Chris瘫在沙发里,握着遥控器,心不在焉的看球。他总是安分不下来的,做点什么,至少不是放弃。他不傻,Sebastian喜欢他,他看得出来,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Sebastian拒绝他。

“Oh,come on! 老兄,你怎么能错过本垒?”Chris绝望的抱头,他的队又输了一分。为什么事情总是这么不顺利?他干脆关掉了电视。

手机躺在一旁的桌子上,Chris盯着它已经十多分钟了。所以我该做什么,或者说什么?天呐,没有人教我表白失败,又跟别人确定了朋友关系之后应该干什么。Scott已经给Chris打过电话了,除了气冲冲的说Chris不应该骗他以外,还狠狠地嘲笑了他处理事情的方式:

“哦,我们还能做朋友吗?”Scott阴阳怪气的学着Chris说的话,“老哥,这就是你想出来最好的方法?活该你表白失败。”他顿了顿,显然是在想更恶毒的话“你,你个金发大胸无脑大白痴!”

算了,Chris摇摇头,这可以说是有点过分了,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熊,别人说就要听着。

盯着手机接近半个小时以后,Chris意识到自己今晚是不可能睡着的了,于是抓起了搭在椅子上的大衣,直奔地下车库。

夜不算太深,街道上还算是热闹,Chris开车在市中心饶了几圈,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思绪飞的很远。直到他漫游到外太空的思绪飞回来时,车稳稳的停在了Sebastian家楼下。

不要互相折磨。这句话盘旋在Sebastian的脑子里。他甚至想到Chris伤心的蓝眼睛,想到Chris会难过,想到他们之后还能不能怀着爱慕假扮朋友,他发现自己很想念Chris,尽管才分开四个小时,但他就是想念Chris,他身上的味道,他说话的声音,他看他的眼神,他吻他的温柔……打住,Sebastian!他回过神,不知不觉,他已经拿着大衣穿好鞋了。他要去哪? Sebastian心里很清楚,但他犹豫了。

我来这能干什么呢。Chris在车里,望着Sebastian家的灯光。如果我抱着吉他,在Sebastian家楼下铺满玫瑰,边弹边唱,他会不会泼我一盆凉水?等等,如果是开水怎么办?

他突然看见Sebastian从楼道里走出来。哦,天呐。Chris慌乱起来,现在躲还来得及吗,可Seb认得出我的车啊。在他快要急的啃手指时,Sebastian注意到了这边,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,渐渐走近。

“Chris?”Sebastian瞪大了眼睛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他有点不敢相信。

“我……散步,刚刚晚餐吃的比较多。”Chris硬着头皮随便扯了个理由。

“可你开着车,这样有助于消化?”Sebastian眯起了好看的绿眼睛,质问道。

Chris突然想到什么,声音有了底气“那你出来干什么的?”

Sebastian顿了顿,显然在想合适的理由,“我出来倒个垃圾。”

“我可没看你带着垃圾出来啊。”Chris笑了笑,就像一个小孩子,抓住了人家的把柄,等着机会大吼一声“哈!你撒谎。”

“看吧,我就知道你不是出来散步的,说吧,你在我家楼下看了多久了?”Sebastian突然笑着开起了玩笑。

Chris显然没想到问题这么快回到了自己身上,当然,他也听到Sebastian语气里有些兴奋。“好,我们做个交易。我告诉你我的目的,你就告诉我你的,怎么样。”Chris瞬间收回了刚刚嘻嘻哈哈的样子,认真的问。

“……”Sebastian有些沉默,他不想告诉Chris自己要去找他,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要干什么,就算找到了Chris,他也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,要改变什么。
没等Sebastian回答,Chris就开了口:“Seb,我是来找你的,我收回我刚刚在电话里面说的话,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。”

Sebastian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:“Chris,你说什么?”

“我们不是朋友了。从现在开始,我们是恋人,懂了吗?”Chris认真的表情,一点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“等等,我不是说了……”

“好的,我明白了,你同意了。Yes!那么请上车吧,Stan先生。我相信,很快就会是Evans先生了。”Chris笑着眨了眨眼睛。

这么不要脸的招式我还从没有见过啊!Sebastian愣在原地,这不是那个和我一起喝咖啡的Chris啊!令Sebastian感到奇妙的是,自己居然没有想给他一拳的冲动。

“上车呀,Stan先生。还是说我应该叫你Evans先生?”Chris的语气轻快,仿佛忘记了下午发生的事情,就这么死皮赖脸的等着Sebastian上车。但其实,Chris的手心都汗湿了,他的心脏跳个不停,他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行得通,要是失败,就真的连朋友也没得做了。他脑子一定有毛病才会想出这样的方法,他现在高速运转的小脑瓜正在思考等下怎么样把这演成一个玩笑,让Sebastian笑笑就过去。

“别叫我Evans先生,听着很别扭,也别叫Stan先生。”Sebastian拉开了车门,留下了真正受到惊吓的Chris,“说吧,我们去哪?”

“等等,你要完成我们的交易。你告诉我你下楼是要干什么?”

“倒垃圾。”

Rust

(3)

Chris烦躁的弄乱了自己的头发,他恨不得给车窗来一拳。停车场里安静的可怕,Chris用指节轻轻敲打着方向盘,紧锁的眉头抹去了他平日里的不安好动,他在想,如果他给Seb一个电话,说这都是他随意想的玩笑,问他能不能继续没心没肺的做朋友,Sebastian会不会咒骂他一句然后挂断电话。

Chris捂住脸,思索着自己这辈子好像也没有这么小心翼翼过,哪怕是之前交往的姑娘们,或者是别的什么好朋友。反正他总是那样大大咧咧的像个小孩子。
    

“你好,这里是Sebastian,对,我现在很忙,请你在听到biubiubiu声后留言,哈哈。”Chris挂断了电话,看来他是连Sebastian的咒骂都听不到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
Sebastian慌忙的关掉淋浴喷头,赤裸着伸手去拿洗脸台上的手机,但对方已经挂断了,屏幕上显示是Chris。
     

该死的Chris。他抹掉流入眼睛里的泡沫,就这样给Chris回拨了过去。等他意识到自己明明可以洗完澡再回电话时,Chris的声音传来。
     
“Hi,Seb.”
     
“什么事,Chris.”
     
“e……我想说,刚刚在咖啡店里,那件事之后,你似乎很生气的走掉了。我……”
     
“哦,不是的,我没有生气。Chris,我是说,我也不知道,你不会懂的。”
     
“你不说,怎么知道我不会懂。”
     
“Chris……”
     
“好吧,那么,我想,我们应该还是可以做朋友,是吗?”
     
“哦,朋友吗,是的,做朋友很好,我是说,再好不过了。是的,我们还是朋友。”
     
“那好的,Seb,再见。”

Sebastian挂断电话之后,感觉得到解脱,但是又莫名的痛苦。他发了很久的呆,直到身上的水珠快要蒸干,头发上的泡沫又一次流进眼睛里。非常好,该死的Chris!

Chris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难过。他撇撇嘴,下了车,准备回公寓。他后悔没有从刚刚经过的便利店里买回一打啤酒,至少晚上还有球赛可以消磨时间,再加上酒精的麻醉,难过的情绪一定会消失。事实上,他是个极其易喜,也极其易悲的人,情感在他身上好像可以放大化,喜与悲之间没有什么灰色地带,非黑即白。现在,他踏在悲伤里,一遍一遍回想Sebastian说过的话。

如果可以,他愿意和Sebastian扮演亡命天涯的角色,到西部,到海边,到荒漠,到破旧的汽车旅馆,停在每一条公路的加油站旁,载着不知名的人们,举着冰镇的轩尼斯,看太阳沉入地平线下,不舍昼夜的觥筹交错,告别曾经想告别的一切,不真实的流浪。但他知道Sebastian喜欢安稳,有一个恋人,三五好友,几周一次的聚会和忙不完的工作。Chris不会奢求很多,他只希望Sebastian安安静静的在他身边,用他慵懒的声音,灰绿的眼珠,以及纤长的手指填补自己缺失的一部分。

“Scott? 是的,怎么了?”Sebastian围着毛巾,拿着电话走出了浴室。

“Hey,Seb!怎么样,你和我哥什么时候结婚?”Scott的声音兴冲冲的,有点打趣的意思。

“别开玩笑了,Scott.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。”Sebastian无奈的回复。

“那意思就是,我老哥表白失败了!天呐,他昨天还跟我赌了一张球赛门票!谢谢你了,Seb.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了,对不起。真想不到你居然拒绝了他。他前两个星期就开始跟我打听要怎么表白。说真的,他那种瞪谁谁腿软的眼神,我不相信有谁会拒绝他。”Scott的语气认真了起来。Sebastian在心里默默想到,这就是为什么我没看Chris的眼睛。

“他居然问我,需不需要买玫瑰,需不需要单膝下跪,还翻出了他自认为最帅的衣服,缠了我整整两个星期。”Scott继续说着,Sebastian在那边苦笑了一下。

“所以,Seb.不管怎么说,这事还是看你决定。你也知道,Chris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放弃。”

“可他刚刚才给我打电话,说我们继续做朋友……”

“上帝,那是因为你拒绝了他啊!如果你喜欢他,就不要互相折磨,这很逊。”Scott听起来很了解Chris,嗯,也很了解Sebastian.

“谢谢你,Scott.”

“没事,你好好考虑一下。你要是同意了,我就有两张门票了!”

挂断电话后,Scott撇撇嘴。又翻出了Chris的号码:

“搞定!别忘了两张球赛门票。”

“我骗你的,我只有一张票。”

“滚吧Chris. XO”

Rust

(2)
    Sebastian回家了。粗暴的扭开门锁,踢掉湿透的鞋,胡乱的将钥匙扔在桌子上,艰难的脱下了贴在身上的衣服,在实木地板上留下一串水痕。他跌跌撞撞的进了浴室,把自己关进淋浴间。

打开淋浴头,冷水浇了下来。
  

“Fxxk!”他咒骂了一声,立即伸手去关。他发现Chris彻彻底底的扰乱了他的心绪。他什么也做不对,地铁坐过了站,钥匙贴在被淋湿的口袋里拿不出来,牛仔裤似乎粘在腿上,现在又是冷水……该死的Chris,Sebastian心想。

终于等到热水,Sebastian把脸凑过去,顺着水流将头发一齐后梳,感受水流流过身体。Chris的脸和那对蓝蓝的眼珠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Sebastian甚至感觉窒息,那种明明就触手可及的东西,却偏偏很难拥有,他痛恨自己懦弱,对于这份感情甚至不敢付出。

Chris比他勇敢,他很清楚,但是Chris不计后果。
Sebastian隐隐约约的记得那天在酒店里发生的事。他和Chris早早拍完了戏份,九点多的时候去了附近的酒吧,各自喝了几杯酒,拒绝了几个姑娘。本来他们说好,就算明天没有戏也不会多喝,然而在那样狂欢又放纵的氛围里,再加上他们各自都有的那些小心思,Sebastian喝多了。Chris当然也没少喝,只不过他喝醉后难得的比较清醒。Sebastian就不一样了,他脸颊绯红,双眼半眯,不断用舌头舔舐嘴唇,仿佛极度缺水一样,嘴里也喃喃着一些模糊的单词。Chris叫车送Sebastian回了酒店,架着他两人摇摇晃晃的进房间,Chris逞强的认为自己没有喝醉,坚信自己带着Sebastian走的直线,殊不知路过的服务员躲得远远的,生怕撞到这两个醉汉。

“Hey,Sebby!你还好吗?”Chris有些焦急的拍拍埋在被子里的Sebastian,“我不……知道,其实……我觉得很热。”说罢,Sebastian伸手去扯自己的T恤。Chris一惊,看着他双手在自己身上胡乱抚摸,脸上带着情欲又享受的表情。不知道Sebby有没有在别人面前这样醉过。“Hey,buddy.我想……你现在这样是不是不太好。”Chris甚至低下了头,红着脸不敢看他。如果换作别人,换个姑娘,他或许不管不顾的扑上去了,早上随便糊弄几句我们都太醉了,就过去了。但是对Sebastian,他不想这样。

“Chris?”

“是的,我在。”

“嗯……你,喜欢我吗?”

“……”Chris沉默了。

“行了,我知道。我是个男人,不是你怀里的那些腰肢柔软的女人。我们只能是兄弟。”Sebastian睁大了眼,直直的凝视Chris,灰绿的眼珠子好像蒙上雾气。Chris坐在床侧,回过头看他,他的脑子可能被酒精搅乱了,他走到Sebastian身边,手触碰到Sebastian红红的嘴唇,然后把手指用力的塞了进去。Sebastian皱起了眉头,Chris没有管,而是整个人压上来,抽出手指,然后用自己的嘴堵上了Sebastian的。
Chris像是要吸光Sebastian肺里所有的空气,他用力的啃咬,甚至撕扯,他压抑过久的情感就在一瞬间爆发。这个吻丝毫没有温柔可言,或许它是两个男人间带有力量较量的比拼。没有一个人愿意松口,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结束。酒精的味道在两个口腔里互相交换,融合在一起,Chris可能忘记了所有的技巧,他们咬到对方的舌头和牙床。

直到他们用光所有的氧气,又同时忘记换气之后才推开对方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这个吻太过激烈,以至于Sebastian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。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尴尬的低头看着地板。Sebastian呆呆的望了一眼Chris,又缓缓的开口:“明天或许还有我们的戏份要补拍……”Chris有些失落,他早已被撩起欲望,他想要继续,可是Sebastian已经叫停,他只能遵从,他是醉了,但是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延续一个吻,什么时候不该。“那么……明天见,Sebby。”说完后他整理好已经被Sebastian撩到胸口的白T恤,有些摇摇晃晃的出了Sebastian的房间。Sebastian也昏昏沉沉的倒头将自己埋进枕头里。

没有人忘记这个吻。只是第二天,Sebastian遇到Chris后,看着Chris的黑眼圈,居然有了成就感。他们就这样携带着各自的秘密,继续拍戏,继续谈笑寒暄,继续一起喝酒,期待着一个,两个,无数个“意外”能像这样发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