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UCIEN▼

Rust

(3)

Chris烦躁的弄乱了自己的头发,他恨不得给车窗来一拳。停车场里安静的可怕,Chris用指节轻轻敲打着方向盘,紧锁的眉头抹去了他平日里的不安好动,他在想,如果他给Seb一个电话,说这都是他随意想的玩笑,问他能不能继续没心没肺的做朋友,Sebastian会不会咒骂他一句然后挂断电话。

Chris捂住脸,思索着自己这辈子好像也没有这么小心翼翼过,哪怕是之前交往的姑娘们,或者是别的什么好朋友。反正他总是那样大大咧咧的像个小孩子。
    

“你好,这里是Sebastian,对,我现在很忙,请你在听到biubiubiu声后留言,哈哈。”Chris挂断了电话,看来他是连Sebastian的咒骂都听不到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
Sebastian慌忙的关掉淋浴喷头,赤裸着伸手去拿洗脸台上的手机,但对方已经挂断了,屏幕上显示是Chris。
     

该死的Chris。他抹掉流入眼睛里的泡沫,就这样给Chris回拨了过去。等他意识到自己明明可以洗完澡再回电话时,Chris的声音传来。
     
“Hi,Seb.”
     
“什么事,Chris.”
     
“e……我想说,刚刚在咖啡店里,那件事之后,你似乎很生气的走掉了。我……”
     
“哦,不是的,我没有生气。Chris,我是说,我也不知道,你不会懂的。”
     
“你不说,怎么知道我不会懂。”
     
“Chris……”
     
“好吧,那么,我想,我们应该还是可以做朋友,是吗?”
     
“哦,朋友吗,是的,做朋友很好,我是说,再好不过了。是的,我们还是朋友。”
     
“那好的,Seb,再见。”

Sebastian挂断电话之后,感觉得到解脱,但是又莫名的痛苦。他发了很久的呆,直到身上的水珠快要蒸干,头发上的泡沫又一次流进眼睛里。非常好,该死的Chris!

Chris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难过。他撇撇嘴,下了车,准备回公寓。他后悔没有从刚刚经过的便利店里买回一打啤酒,至少晚上还有球赛可以消磨时间,再加上酒精的麻醉,难过的情绪一定会消失。事实上,他是个极其易喜,也极其易悲的人,情感在他身上好像可以放大化,喜与悲之间没有什么灰色地带,非黑即白。现在,他踏在悲伤里,一遍一遍回想Sebastian说过的话。

如果可以,他愿意和Sebastian扮演亡命天涯的角色,到西部,到海边,到荒漠,到破旧的汽车旅馆,停在每一条公路的加油站旁,载着不知名的人们,举着冰镇的轩尼斯,看太阳沉入地平线下,不舍昼夜的觥筹交错,告别曾经想告别的一切,不真实的流浪。但他知道Sebastian喜欢安稳,有一个恋人,三五好友,几周一次的聚会和忙不完的工作。Chris不会奢求很多,他只希望Sebastian安安静静的在他身边,用他慵懒的声音,灰绿的眼珠,以及纤长的手指填补自己缺失的一部分。

“Scott? 是的,怎么了?”Sebastian围着毛巾,拿着电话走出了浴室。

“Hey,Seb!怎么样,你和我哥什么时候结婚?”Scott的声音兴冲冲的,有点打趣的意思。

“别开玩笑了,Scott.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。”Sebastian无奈的回复。

“那意思就是,我老哥表白失败了!天呐,他昨天还跟我赌了一张球赛门票!谢谢你了,Seb.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了,对不起。真想不到你居然拒绝了他。他前两个星期就开始跟我打听要怎么表白。说真的,他那种瞪谁谁腿软的眼神,我不相信有谁会拒绝他。”Scott的语气认真了起来。Sebastian在心里默默想到,这就是为什么我没看Chris的眼睛。

“他居然问我,需不需要买玫瑰,需不需要单膝下跪,还翻出了他自认为最帅的衣服,缠了我整整两个星期。”Scott继续说着,Sebastian在那边苦笑了一下。

“所以,Seb.不管怎么说,这事还是看你决定。你也知道,Chris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放弃。”

“可他刚刚才给我打电话,说我们继续做朋友……”

“上帝,那是因为你拒绝了他啊!如果你喜欢他,就不要互相折磨,这很逊。”Scott听起来很了解Chris,嗯,也很了解Sebastian.

“谢谢你,Scott.”

“没事,你好好考虑一下。你要是同意了,我就有两张门票了!”

挂断电话后,Scott撇撇嘴。又翻出了Chris的号码:

“搞定!别忘了两张球赛门票。”

“我骗你的,我只有一张票。”

“滚吧Chris. XO”

评论(5)

热度(21)